憶我附中

  從天一川菜出來 ,大夥兒的談興被老陳喜酒的後勁頂上了 .迎向清涼的夜扯開難得放肆的嗓門 ,一個衣冠楚楚的大漢 ,一瞬間跌回多年前的時空 ,彷彿每一個人肩頭又扛起墨漬斑斑的書包 , 游蕩在自以為什麼都懂 什麼都不怕的金色歲月。
  有人唱起畢業愈久愈覺親切的校歌 , 有人憶起昔日的不是蓋的丰采 , 興奮的揚起狂笑。兩旁高聳的路燈識趣的全閉上了眼 , 留下恰到好處的漆黑 , 掩住了每個人眼框上的淚珠 , 讓醉意的雙翅托載著 , 慢悠悠的朝向回憶的宮宇翱翔。
  大夥兒進附中的那一年 , 據說正是升學率令人著急的時候 . 由於眾兄弟離火線尚遠 , 每天除了忙著辨認各棟校社的方位外 , 對於屢次在朝會上苦口婆心的校友講演是從不在意 ; 能教大家對附中燃起愛意的 , 卻是課堂上師長輕描淡寫的點點滴滴 , 把代代相傳的附中精神 , 輕描淡寫的交給接棒人。
  那時候附中上下課是以號音作為訊號的 , 每天總有好幾回會和仁愛路上的空軍總部的號音隔街對鳴 . 人道、 健康、 科學、 民主、 愛國五大校訓從來只是靜悄悄的立在大門口 , 卻豐收了自動自發、 自愛自重的優良校風 , 老師們對學生垂拱而治還未能盡表其精 ; 師生之間有若父兄知己 , 無有不可言者 . 直到今天 , 大夥兒念起附中 , 總是先想到當年後操場上那碗物美價廉 足供球場馳驅所須的甜不辣和良心紅茶 ( 當時門禁較鬆 , 有賣紅茶老叟標榜其產品不滲酒精 不加生水,故得此名)其實促起緬懷當年的,實在是那串起無數笑淚的師生至情和同窗手足之情啊。
  附中的師長,有許多是數朝元老.他們無分朝夕,總是為化育國家下一代英才而奉獻出最大的努力,他們的敬業精神,使他們無視於別人的榮華富貴。他們豈僅是附中的功臣﹐他們應該戴起國家英雄的榮冠。
  每年春夏之交,師大應屆畢業生便陸續來校實習.為符合雙方利益,附中老師都選最好準備的章節供其教授.於是期間氣氛融洽有如蜜月,由其快到結束時﹐各種感人鏡頭紛紛出現。師大和附中的血親關係,在那時真是高漲到了極點。
  據說近年有若干師長先後退休了,不然他們濃重的鄉音﹐直可造成許多令人難忘的趣事。例如有位老師最不喜歡學生上課發呆不做筆記﹐諸生多知其癖﹐鮮有犯禁者。某次﹐時為溽暑﹐某生心有旁騖﹐師乃忿然曰:你的比基尼呢?(你的筆記呢?)頓時哄堂大笑。又某次﹐某生甫自南部轉學附中﹐數日內未見展顏﹐鄰座皆以其為思鄉之情所困﹐詢之﹐彼竟答曰:唉!難怪北部學生程度要高一些﹐原來有些老師也用英語上課!
  附中的體育教學制度是非常獨特的:全校學生皆按體能分組﹐各年級體能相同的﹐分編五組上課﹐各組都有不同的成績考核標準。三年課程不僅從遲到早退﹐或為準備考試而停課情事﹐自由徑游泳 球類運動到體操技巧項目﹐硬是循序漸進﹐十八般武藝悉數教成。連校隊的組成都始終以自願方式組成﹐縱有高手在野﹐校方亦從不禮聘或者脅從。儘管如此﹐附中健兒﹐卻儘能為校爭光﹐其中實有精神上的秘密武器。
  蓋附中學生一向以能讀書﹐也能玩為座右銘﹐昔年五個足球校隊員一齊考上臺大醫科的佳話﹐一直是他們引以為榮而見賢思齊的。這種心態乃凝聚成一股忠誠愛校的精神﹐遇有適當時機﹐必身體力行。於是﹐原本實力平平的附中選手﹐在啦啦隊狂熱鼓舞下﹐往往攻城拔寨﹐克所當克﹐行所不能行。最膾炙人口的是某次附中籃球隊﹐在台北市中等學校籃球錦標賽中﹐以三十分痛擊頗富盛名的對手ㄝ﹐由近百附中同學組成的啦啦隊﹐見大功告成﹐乃相率趕回學校繼續上課。雖教官因同學們不假外出本已面有慍色﹐聞得捷報﹐亦不覺莞爾﹐擺擺手讓同學們進入上課。
  附中校區相當遼闊﹐前後各有一個大操場﹐中間隔著一座教學大樓﹐據說:這是蔣夫人當年為流亡學生興建的教室兼寢室。數年前﹐校方為使同學們專心上課﹐拆除了前操場十幾個籃球架﹐年前﹐為增設國中部﹐又在前操場攔腰蓋了一排教室。因此﹐前操場已無復舊觀﹐且破壞了兩大特色:  一是全校共賞的球賽由於附中東南北四棟大樓剛好把前操場圍成口字﹐所以各樓面對操場處﹐就成為無日晒之苦的看球最佳處所。
  依當時的慣例是:只有決賽才在前操場舉行﹐因此在前操場奮戰者﹐必為水準以上的盛會。
  二是前操場不時可見的小型龍捲風。它往往出現於操場中央﹐歪歪扭扭的飄向角落﹐而消失尤其在燥熱的下午﹐常常出現﹐好事者以追逐龍捲風為樂。
  民國56年7月1日﹐台北市升格為直轄市﹐附中亦升格為國立中學﹐校園中曾響起慶祝的鞭炮﹐對全校師生確為有力的鼓舞。為配合學號式樣的更新,特於姓名之上加繡班號。附友們晤面時第一件事﹐就是通報彼此的班號﹐以推算在附中搖籃的輩份先後;無須另行客套﹐即可獲得最熱誠的招待。
  有人如此說過: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才知情深。天下無不散的宴席﹐藉著回憶﹐往往可使宴席重開。人生可追求者何只萬端﹐而其基礎﹐無非確定自我的歸屬和對過程的確切掌握﹐否則一切所有終為鏡花水髓月。生命的意義對於母校﹐附友當是肯定的,且永遠是肯定的。

65年元月寫於附光籃球隊再奪台大校長盃冠軍之夜
(轉載自新附中30 154~155作者習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