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特質

  壹、前言
  對絕大多數的附子而言,附中的生活是生命中相當精彩動人的部分,而「附中人」的身分更是一種值得跨示的光榮標記。五十多年來,附中人每天都在建構附堡,用心堆砌牆磚、盡力雕鏤城垛,以打造這個理想堅實又獨一無二的城堡。學校的政策、師長的教誨、自己的感觸、他人的言論都嵌進了這城堡的一分一寸,影響著它的面貌,附堡卻始終以昂揚恢宏的氣度,包容著一代代的年少輕狂,使附子們溫暖茁壯,自由發展,成為一塊臥虎藏龍的祥地。
  隨著時代、環境和人事的遷變,一所學校的校風傳承極不容易,傳統容易形成,也容易消褪,一種特質或精神希望能毫無偏差地延續,要靠後繼者不繼的自覺體認及龐大的行動力量。長久以來,附中人普遍存有這種歷史性的認感,從進入附中的日子開始,便在此種認同及期許中成長,逐漸形塑出附中人特有的風格。「附中」是一個眾所皆知的名詞,也是一個特殊的形容詞,更是一個活潑的動詞,「你這個人很附中喔!」這一句簡略卻不失精要的話,確實也頗能概括出附中人的特質,但是要明確細說附子的特質,單憑一些口號、訓詞,或標榜某些特定代表性人物,甚或是特殊事件的陳述,都不免流於主觀空疏,更何況在不同的時空背景及不同觀察角度的影響下,自然會有不同的價值判斷,因此,我們憑藉多方相關文字資料的研讀,及訪談實錄與問卷統計的分析,以絕大多數附中人長期存有的歷史認同及自我期許為經,再將普遍社會大眾對附中學生的感知印象為緯,儘可能客觀周延,作要點式的歸納說明。
  貳、敘論
一、自主自信 自由開放
  從建校至今,附中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自由開放」的校風,這也是所有附子最驕傲的一種傳統,而此種傳統風氣的形成,早期校長的開明作風及思想先進的老師們,實為重要關鍵。整體而言,在自由開放的基調下,在自由開放的期調下,附中的教育不是求其劃一,也不強調任何標準模式,相較於一般學校訓練大家「求同」,在附中卻是每班有每班的特點,每個老師有其獨樹一格的為人行事作風,甚至學生也期許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特色。可貴的是在這種「求異不求同」的風氣中,大家卻能自然而然,無需矯飾地包容彼此的差異性,校園內仍能維持著理性和諧的互動,顯現出多元性價值社會的蓬勃朝氣和活力。當然,附中的自由開放,從不顯現在放縱學生上,它使學生在應有的紀律之外,不會有太多的限制與壓力,師長們習慣以尊重寬容的態度來對待學生,容忍學生一時的調皮搗蛋,儘量縮短和學生的距離,給學生空間,讓他們放手去做,所以,附中的學生比較容易發揮所長,更勇於表現自己。
  由於附中的自由開放環境並不刻意抑制學生的學習及發展方向,學生的自主性自然增強,透過學生自治組織:學生會、社聯會及畢聯會,校園中許多的重要活動都是由學生發起,從策劃到實施,大都由學生們主導,師長與行政單位只是退居協助立場來配合,舉凡學生自治會長的選舉、社團成果發表會、校慶活動、畢業舞會及畢業典禮等,都是由學生自主辦理,而各社團的自由蓬勃發展,也等著有心人一展長才。因為擁有這樣的環境,許多附中學生找到了表現自我的空間與勇氣,在辦理活動的洗禮下,學生的確能從中受益與成長,實際的辦事能力不斷加強,自信心也隨之提昇。過人的自信,讓附中人敢於大膽追逐自己的夢想,更激發出自我學習思考的能力,開拓成一種獨立自主的人生態度。
  附中的自由校風,使學生的行為表現顯得活潑大方、豪放不羈;開放的教育理念,既拓展了學習的視野,也開闊了附子的胸襟氣度。自主、自信的心態,使附中人不輕易付出崇拜,因為他們每個人都自覺值得被崇拜;也使附子勇於突破、開創,敢於對不合理、不能認同的事提出批判,甚且抗爭。他們理直氣壯,卻不失理性、自制;他們有接受失敗及錯誤的豁達,收放之間有魄力拿捏。正因如此,附中人那種開朗、自持、進取、灑脫坦蕩、不扭捏作態的格調,也為自己贏得「狂傲」之名。
  附中一貫的自由開放,提供學生快速成長的環境,讓附中人在人際互動與治事磨練中形成穩定的基底,培養出明顯而突出的人格特質。普遍而言,附中人顯得獨特而早熟,很有主見但也不難溝通,思慮靈活且勇於任事,表達感覺時很直率,只要一群附中人在一起,很容易看出是同一族群。「附中人就有那股味道,神神的,跩跩的,有點調皮,但不討厭,大過不犯,小錯不斷,功課不見得最好,但聰明表露無遺……」附中人並不完美,卻很活、很有吸引力,即使當他們收斂鋒芒時,卻絕不代表自我意識的淪喪,那極可能是另一個昂揚輝煌前的自制自勵。
  自由開放,是民主的風尚,也是健康的人格,它不僅提供附中一條寬大平坦的道路,也成就了附中人傲人的自主力和迷人的自信心。
二、能K能玩 能擔大任
  「能K能玩」是最典型的附中口號,也是附中人最希望給人的印象。狹義的K與玩僅指「用功讀書」和「娛樂」;廣義的K與玩,則指學識的充實和健康的休閒,它的範圍超過課業和享樂,必須識見才藝、身心五育能夠兼籌並蓄,才是最高目標。持平而論,民國六十年代前的附子較能彰顯它的全面價值。
  當時的學生普遍會自動唸書,他們知道讀書升學的重要,可是卻不會把全部的心力拘泥在課本上,求知的觸角廣泛自由地伸向外界,展示自我學習的企圖心相當旺盛,曾經,一本展示新思潮、高程度的校刊,必須印製八千本才能供應所有熱切期盼的本校及友校的讀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