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中變遷史 (三)

附中變遷史(一) 附中變遷史 (二) 附中變遷史 (三) 附中變遷史(四)

肆、邁向規律化:民國六十二年以後

黃振球其人

  黃振球,字履端,字安徽桐城人,民國十五年生。黃氏早年以流亡學生身份來台,就讀於師大教育系,靠半工半讀完成學業。學成後在師大教育系任教,升至副教授。
  早期附中雖號稱誓師大的附屬中學,但校長卻由省教育廳派任。附中隨師大改制國立後,師大即向教育部力爭附中校長的派任權。六十二年八月一日,黃振球副教授被師大派任往附中擔任校長,原校長劉安愚則由教育部改掉華僑中學。黃振球擔任附中第六任校長一直至七十七年一月,是附中在位最久的校長。
  自黃振球校長到任後,附中和師大的關係拉近不少。最明顯的例子在教師的構成上:大批師大畢業的老師取代原先的老師,黃校長要求新聘任教師必須為師大校友,而校內行政職位則幾乎清一色是師大教育系與教育心理系畢業。
  另一方面,由於劉安愚校長時代的無為而治,附中在校政或學生課業的表現「鬆弛」的趨勢,甚至曾有「快變成第三志願」的傳聞黃振球到任後作風為之一變:校長加強查堂、只是增加假期作業考試等各種測驗、強制午休等..。在這些措施下,附中升學率自他到任時的約七十%到七十七年卸任時已升為近八十%。
  無疑地,黃澂和黃振球這兩位分別在位十三年及十四年半的校長是對附中影響最大的兩位前校長。如果說黃澂時代的附中帶有西南聯大的影子,那黃振球就是致力於師大文化的園丁。黃澂本身和學生往來並不密切,對附中的影響主要透過制度的建立與招聘優秀的教師;黃振球則充分發揚師大校訓中的「勤」、「樸」精神,經常親自撿紙屑、與學生共進中餐,並且標榜「校長室不裝冷氣,不關窗,學生可以看得到我,有事可以進來談」。
  總之,黃澂與黃振球分別代表者兩個時代裡附中的兩個發展方向。前者反映了民國四十年代對大陸淪陷的反省,試圖建立一個不落窠臼「新附中」,重點在求「新」、「不同」;後者則代表民國六十年代以後師範教育系統發展成熟,漸漸定於一尊後,致力於使附中合於師大典範,成為「師大教育成果的櫥窗」,重點在求「紀律」、「同」。二者皆求好心切,不過守法卻不相同。筆者大膽猜想:如果黃振球先生擔任黃澂先生的角色,今日附中校歌、校訓、編班制可能都是另一種風情,所謂「附中文化」恐怕也將與現行情況大異其趣;而如果黃澂先生身處六、七十年代,他許多深具菁英的性格的措施能否運由於師生人數已經膨脹數倍的附中也值得疑問。

填操場蓋教室

  黃振球向漲勢截至目前為止在附中進行最多硬體建設的校長。在黃校長到任之前附中雖然也不停地有新建築出現,但是整個大結構的改變要到他任內才發生。
  以往附中的校園建設基本上市圍繞著前、後兩座操場進行的。操場是校園的中心,所有的建築都蓋在操場的外緣上。到了黃振球時代,這個政策為之一變。其原因一方面固然是校長覺得附中學生太耽於「玩」,「下課打球,上課睡覺」,升學表現不能與資質相比,因而對操場「開刀」;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學生人數的膨脹:在黃校長到任前的六十一學年,全校共有七十八班,其中十四班夜間部並無獨立的教室,因此需使用六十四教室;到黃校長離職的七十七學年,全校卻有九十六間教室。這使得原本教室已嫌擁擠的附中更是班級爆炸,非繼續蓋教室不可(劉安愚校長時代附中由五十四班升至七十八班,扣除夜間部還是增加了十班,正好是新建前東樓的教室量,這代表沒有空間去拓展各種特科教室,教學硬體品質下降)。
  因此,黃校長在到任的第二年就開始打破「兩操場傳統」,在前操場中央興築中正樓(筆者曾聽說當初中正樓的興造案一度在校務會議被資深老師們否決,後來「捲土重來」才通過,但尚無法證實)。完成後還在其北側闢建花圃,使花圃與北樓之間的前操場僅於三分之一。等到七十四年底開始興建新北樓後,「前操場」就完全變成歷史名詞了。

黃振球時代前期的校園建設

  中正樓自六十三年起興造,為配合預算分四期興建,至六十八年初才全部完工,它是附中第一座四層的建築,也是第一棟以偉人命名、不以功能或地理位置命名的建築。中正樓落成後,學校將後東樓內壁打通,重建門面,改為「工藝館」,原先後操場東側的工藝工廠則改為音樂教室與托兒班。六十五年在後操場兩側新蓋圖書館一座,原圖書館改為美術館。六十六年,在游泳池西側興建新大樓,預備作為招收國中部之用,次年落成。

改建南樓、更改樓名

  自民國五十年代以來,南樓逐漸在附中學生心目中形成「精神堡壘」的地位。因此當六十年代後半學校鑑於南樓已經老舊(校方曾經聘校外單位會勘,結果認為南樓東段東造樓板段已有危險,曾經加強木樑結構),決定拆除改建時,曾經在校內、外(包含日據時期三中校友會)引起不少爭論。校方聘由美返國的校友彭蔭宣建築師(高三十三班)擔任設計,在設計期中,曾有建議要保留「古堡」或在新樓上設計一「古堡」,但未為接受。
  南樓的改建工程於六十八學年展開:學校先將南樓封閉停用,到第二年夏天拆除。新樓的興建隨即開始,至七十年六月完工。同年九月,高三(日間部四四一至四六三班,夜間部六十至六十二班)成為最先進住的一屆。新南樓一樓作辦公室使用,二至四樓有教室及辦公室三十二間,五樓為理化實驗室,地下室為合作社等。
  南樓落成後成為全台北市中學最壯觀的門面,其設計還曾獲獎。但因未設計伸縮縫,十餘年來地板出現龜裂的情形,因此後來蓋新北樓時,校方特別要求一定要有伸縮縫。
  另一件引起軒然大波的是黃校長於六十九年九月的校務會議上決定將各樓重新命名,校方認為各大樓只有東南西北之名,沒有鼓勵學生進德修業之效,因此將各樓一「大學」條目命名。校長並指派王紹文老師在「附青」八十八期上發表一篇「教學大樓命名正義–樹立附子進德修業之精神標竿」,文中解釋:「明德」乃「大學」首要綱領,國中部為附中學程之始,故曰「明德樓」;高一使用的東、西樓分別為「格致」、「修身」;高二的北樓為「新民」:最後則是止於「至善」(南樓)的高三;各樓並且可與位居中央的中正樓相呼應:「此等綱目….可謂為極高明而到中庸之人生康莊;此正為先總統 蔣公一生大中至正表現之寫照;亦誠為我莘莘附子樹立進德修業之至佳精神標竿;為永懷 蔣公而居於期間之中正大樓,又適為此標桿之典型象徵。曰曰俯仰其中,曰觸心領,逕獲其啟示,常以為明鏡警鐘,時加鑒照惕勵,發憤已赴,精進不已,以塑造我附子至美之新形象,庶幾不負黃校長倡導命名諸大樓之深意厚望。」
  此舉一出,引起不小反對聲浪:先前拆掉南樓雖然可惜,但的確有安全與實用性的考量,改樓名卻使許多人(主要是校友)在情感上無法忍受。當時尚無以社會校友為主力的校友總會(其實校友會在六十三年就已向社會局登記為社團,但隨即進入「冬眠」狀態,到七十二年才「復活」),但曾有大學附友會返校抗議。儘管如此,「至善樓」、「新民樓」、「明德樓」等字樣仍然掛上了樓頂。但是十多年來,學校內絕大多數師生仍以東西南北樓相稱沒人去理會那些「官方」名字(除了中正樓不叫「中樓」之外)。而沒掛「招牌」的東西樓大概全校曉得它們名字的學生不會超過半打。此外黃校長在七十二年十月「附友季刊」創刊號上「今日附中」文中卻稱東樓為「修身」、西樓為「格致」因此筆者至今不敢確定到底誰是誰?

黃振球時期的其它建設

  附中游泳池於落成時看臺很短,六十學年度時先填淺池深,並在南側加建一座二層建築替作體育組辦公室之用,可收就近監看之效果,以免有人私自闖入發生溺水事件。六十五學年度又在東側擴建看臺、更衣室等設施。
  附中西側臨信義路三段一一一巷的土地長期為腳踏車棚看守人佔用,作為廢物堆集場用。經校方多次爭取,終於七十年九月收回,闢為手球場。另外,同時也完成後操場之新升旗臺。
  宗亮東與黃澂校長時代在一四七巷興建的平房宿舍,到此時已經頗為破爛。附中便於六十七年將一四七巷以東的宿舍改建為公寓,配售予教職員。原本散佈於學校各處的破舊職員工友宿舍也一一拆除,所闢地改作籃球場一座,軍訓戰技場一座,庭園等。
  民國七十四年,學校又在剩餘的前操場上興建新北樓(為此,校方將「新民」之名從舊北樓「拔」給新北樓,使舊北樓又恢復為「無名樓」),美術館也在拆除之列。這座歷經武道館,總辦公室、圖書館、美術館的優雅建築終於化下四十六年歲月的句點。
  新北樓地下一層(作美術教室與合作社使用)、地上五層:一層為生物實驗室及美術教室、二樓為視聽教室、三樓至五樓有教室及辦公室三十五間、頂樓並設天文台一座。它於七十五年十一月完工,至下學期起遷入使用。關於新北樓還有一件小小插曲:當它完工尚未驗收時,卻遇上十一月十五日清晨的地震,地震後發現五樓走廊的挑高格狀水泥欄杆受損嚴重,於是決定將中央部份打掉重建,改為五尺高的矮牆,因而新北樓的額頭就開了一道寬寬的缺口,只剩下兩端尚保有少許原設計的挑高圍欄。新北樓的二樓建有天橋連接東、西樓,使得全校三棟主教室可以互相聯接。在計畫階段學校曾打算至東、西樓一併拆除,改為自新北樓至南樓的兩座長橋。所幸(至少筆者認為是「所幸」,讀者諸君無須苟同)此時古蹟保護的規定已較受注重,又已經出現一批在社會上功成名就,「說話有份量」的校友(校友會於七十二年正式「重建」),因此兩棟樓得以逃過一劫。
  六十九學年度起,附中開始招收音樂班,第一年還利用後操場東側的音樂教室。第二年南樓落成,理化實驗室由科學館遷往南樓,原科學館便改建內部為音樂館,供音樂班使用,但普通班仍使用原音樂教室。七十六學年,學校在音樂館後方戰技教練場上興建五層樓(地下一層)的新音樂館,於七十七年九月完工啟用,命名為「樂教館」,舊館則在新館落成後拆除。不過此時黃校長已經離開附中。
  至於另一棟老建築舊北樓則於七十六年起改為男生宿舍(二樓)與社團辦公室、理髮部(一樓)。其中設立宿舍的目的是校方為使外地生不致因在生活上無人管理以致行為偏差,而字型由預算預備金中撥款興建的,共有寢室十五間,舍監室、浴室、廁所各一間。學校的立意雖美,但因設備簡陋,住宿狀況除第一學期超過一百人外,此後人數年年縮水,到了這兩年幾已無人住宿。

蘇清守校長及其建樹

  蘇清守,臺灣省臺中縣人,民國三十年生。師大教育心理碩、博士。曾任臺中聾啞學校校長,七十七年二月以師大教心系副教授身份被派為附中第七任校長,至八十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屆滿(附中校長自蘇清守先生起才有任期制,一任四年)離職。
  蘇校長與黃振球校長都是苦學出身,靠自己努力上進才學問事業有成。黃校長的一些措施故不合「古典附中」的標準,但他努力為校的精神卻也充分為他在全校師生心中打下「德劭長者」的形象。蘇校長因為在師大兼課、博士學位又在校長任內完成,因而投注在學校的時間較少,所以在「披星戴月」上讓人感覺不如黃校長; 而他似乎也不及黃澂校長那樣「無善戰名,無赫赫功」卻能將全校掌握得很好; 而且黃振球校長在附中十五年,學校老師中許多是他的門生弟子,甫到任的蘇校長在「人脈」上自然遠遠不及; 再加上社會日益開放,學生對校方的要求也提高,也比過去更敢批評對學校的不滿之處。
  蘇校長在任八年,在硬體建設上不及黃振球校長多。這主要是因為校園建築以接近飽和,因此他主要是蕭規曹隨,延續黃振球時代未完的計畫,除了前面提及的新音樂館外,還有:
(1)新建「技藝館」:包含工藝教室及家政教室(原設於國中部地下室),樓高五層、地下一層。樓址設於原工藝館與體育館的位置,於七十八學年上學期起拆除這兩棟舊樓,開始興建工程,至八十年一月啟用。原本兩棟舊樓之間的油加利樹林也夷平作為停車場,以解決教職員汽車愈來愈多的問題。
(2)體育館(在建造時一度稱為「活動中心」):至少早在七十年代中期,學校就打算在西南側新收回校地上興建新體育館,以取代狹小(只有一個籃球場、無看臺)的舊館(中興堂剛落成時亦可充任室內籃球場,後來設置固定座椅,此功能即廢)。但這項工程被排在新建音樂館、技藝館之後,一直到蘇清守時代才進行,由於招標不順利到八十年四月才開工到八十二學年才開始啟用。新體育館地上共三層(其中兩層為室內籃、排球場)、地下一層。
  其他的小工程包括八十年暑假翻修西樓屋頂,抽換腐朽的支樑、天花板、門窗等。不過這次整修卻將西樓的屋頂由黑瓦換成橙色瓦,使之「改頭換面」。
  以上大略地將附中五十年來的校園環境作了一個簡單的介紹,其中仍有不少的內容謬誤,請讀者們不吝指正。比著誠心地希望這只是一篇「笨鳥先飛」的拋磚引玉之作,期盼能有更多對學校歷史、文化去作探討的著作出現。人類的「現在」正是「過去」的累積與結局,「現在」種種又將是「未來」的引子。只有正事並瞭解過去,才可能(僅是「可能」而已,不是「必然」)今日的自己進而曉得如何向明日走去。對個人是如此,對一個國家、民族是如此,對一所學校也不例外。〔待續〕
(資料來源:附友季刊 第32期 86年4月 頁40-46)/著者:程嘉文

附中變遷史(一) 附中變遷史 (二) 附中變遷史 (三) 附中變遷史(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