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中女生

早期的附中女生

要探談起早期附中的女生,還必須附中的早期校史講起:

附中的第一批學生是和平中學分部的學生。這批學生中的絕大多數是隨父母來台的公教人員子弟,省教育廳在接受這些學生的報到之後,就把它們送到附中插班。而這一批學生當中有男有女,因而附中也就成為五省中(附中、建中、成功、北一女、北二女)當中唯一男女兼收的學校。

不過由於當時女性的就學率還是低於男性,加上許多家長也還不能接受男女合校的觀念,紛紛要求轉學或轉分發至兩所女中,因而附中前幾年的男女合校,事實上也是陽盛陰衰的局面。等到幾年後,局勢漸趨穩定,不再有大批學生於學期中途插進來就讀,附中初期男女合校也就成為了歷史:自四十三學年度以後,附中普通班即不再有女性畢業生。總計在這段時間內,初中部與高中部各畢業了二二四和一六六位女性學生。

至於當時男女生相處的情形,由於社會風氣較閉塞,因此實在不密切:黃光明(高四十班,高中時即為橋牌國手,獲遠東區亞軍。現居美國)曾回憶:在他唸初三十二班時,班上有四個女生。有一回學校出去露營,它們打樁子打了半天卻硬是打不下去,不禁嘆道:我們總是「高人一等」。一旁的女孩子們聽到了便彼此咬耳朵:他真是會講話。結果小男生頓時面紅耳赤(興奮抑或是緊張?),用力猛打木樁,濺了自己半身泥漿……。

當然事情也不都是那麼慘:例如高二十五班的馮娜妮(漫畫家牛哥的夫人)就因是運動健將而馳名全校,後來還一直在男生佔大多數的班上擔任班長。不過馮娜妮自己也承認「我是比較奇怪的例子」,有些男生和女生「彼此還是不太講話」。

四二制實驗班和木聯分部

剛才提到自四十三學年後「普通班」即無女生。之所以要特別強調是「普通班」的原因,是因為四二至實驗班和木聯分部仍有女生就讀之故。

四二制實驗班是程天放先生擔任教育部長時的構想:初中四年直升高中兩年,高中時則文理分班教學(這也是目前我國高中文理分組上課的濫觴)。四二制實驗自三十九學年度起招生,這批學生於四十四學年度畢業,後來則因五十年的「省辦高中,縣市辦初中」政策而停止。進行實驗的有兩所學校:北部的師院(大)附中和南部的嘉義女中。而嘉女的實驗班學生又絕大多數選文組,使得理組常因人數過少而不便開班。因此嘉女的學生如果要轉學,就勢必要轉到附中。因此在實驗十班畢業(四十八學年)前,附中又畢業了十八位女生。嘉義市「許家班」的張文英(前任市長)和張博雅(衛生署長)分別是實驗一班和十班的附友。其中張博雅和同班的吳和眉更是噹時全附中最後兩個女生,因而張博雅考入高雄醫學院,雖然全班同學都是男生,但「已經很習慣」:的她照樣是「面不改色」地把大學唸完。

成立於四十四年的木聯分部男女兼收,目前在附中任教的王振基老師就是木聯十三班的校友。由於木聯(只有初中部)的女生畢業後不能升入高中部,校址又遠在木柵,因而和校本部的關係並不密切,五十六年後又獨立成為實踐國中。因此,在附中再度招收女生之前,大家都以習慣附中是一所「和尚學校」,很少人知道「她」也曾經男女兼收過。

再度招收女生

附中一直到六十九學年度才恢復招收女生:除了新成立的國中部來招收附近的學區內的國小畢業生,不分性別之外。更重要的是高中部開始招收音樂班。成立音樂班的原因是為了接收南門國中第一屆音樂班的畢業生,最初曾打算把女生升入中山女中,但後來決定將全部學生送入附中,組成了高四六四班是附中第一個音樂班,也是附中二十多年來再度招收女生。

四六四班是六十九級的第一班,後來的音樂班也固定成為每屆新生的首班(由於留級生的問題,每屆附中班級的起迄號碼並不是固定不變的,故音樂班往往變成二至三班)。通常每屆在三十人左右,人數比普通班要少的多,而且極度”陰盛陽衰”:通常每屆的男生不超過五人,甚至有”清一色”女生的例子。

早期音樂班和普通班間的來往還不密切:由於課程時間與普通班不同,學 校老師又限制,故很難參加社團。當然私下參加的人仍然存在,但整體而言雙方彼此是頗為隔闔的:對大部份男生而言,音樂班只是僻處操場另一頭的”特殊人士”,能看到她們的機會只有在籃球場打球時,”看到幾個一手拿樂器一手拿譜架,被壓得彎腰駝背的女孩子走過去。”這種情形一直到附中開始大量招收女生,並放寬音樂班的”社禁”後才改善。

七十二年起,附中開始在北市高中聯招中招收四班女生,當十頗為轟動。 黃振球校長解釋理由:一.當時全校只有音樂班有女生,性別比例過於懸殊, 對們壓力太大;二.如高中部不收女生,國中部女生畢業以後就不可能再讀附中了;三.附中是實驗學校,基本上男女合校是一種實驗;四.如果沒有女生,師大家政系的學生便無法到附中實習。

在十年後男女分校已日益稀少的今日再看這番說詞,實在讓人覺得其中部份根本不是理由。但也可以看出當時社會對於附中收女生並非全無疑慮,和當時校方擔心反對聲浪出現的苦心。

「我們不要女生」?……

有趣得是,理論上應該最歡迎女同學的附中男生中卻不乏反對招收女生的人。「其實很多人反對的是原本的生活方式被打破了。」一位當年高二的附友回憶:被打破的不僅是「城堡」、「騎士」之類的浪漫神話;另一方面,由於女生的到來,放心不下的校方就會在管理上增加了許多要求,學生們對「管的東西變多了」自然難有好感。「這些年校方比較注重管理其實是長期的趨勢,未必是收了女生的關係。」但是女生也就當定了代罪羔羊。

不過隨著一屆屆女生的進入學校,這種「調適期」的「反動」也就趨於無形了。到今天幾乎已經沒有什麼人會主張「停招女生」。整個社會也視附中男女合校為理所當然。據「附中青年在今年所作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在附中的教職員及其他高中生、國中生、市民的印象中,「男女合校」已成了「附中文化」的一部份了。

男女合班

而且雖說在當時存在反對的聲浪,但大多數的附中男生對招收女生還是相當興奮的。許多當時的附中女生都記得總有好奇的的男生跑來「窺探」,對她們造成頗大的壓力。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女生們漸漸習慣附中,附中也漸漸習慣女生。第二年(七十三年),出現了第一個男女合班──五四三班,由四十一名女生和十一名男生組成。由於該班「實驗」結果不惡,七十四年度時,學校不但將同屆的五四四班也改成男女合班。更一口氣在下一屆設立了六個男女合班。

自七十五年起,附中招收「自然科學實驗班」兩班,男女兼收,學校將其編為一個男生班和一個合班。自七十九級的七三零、七三一起改為兩班均為合班。另一個男女兼收的班級是七十八年起招收的美術班,男女比例大致相近,但現已傾向女生較多的局面。

除了以上的班級之外,每年高二升高三總有部份學生從理組轉至文組,這種學生所組成的「轉組班」通常每班也有幾名女生。

附中的「附屬」?

由於每年只收四班女生,加上各特別班,人數也不超過三百人,僅佔全校的五分之一。再加上附中在「歷史淵源」上是「男校」,故附中女生仍不免被某些人視為附中的「附屬」。

一個最典型的例子是各大校的「附中山」校友會。對大部份目前仍在就讀的學生可能並不清楚「附中山」是什麼,它是一個附中和中山女高兩所高中校友所組成的共同校友會,其餘前三志願及景美女高也有類似的配對。附中山在招收女生之前就以經組成了。雖然附中已招收了女生,可想而知這難免會引起附中女生的憤慨。當然並不是每一所大學的「附中山」都是如此。像清大、交大等因男生比例過高,女生過於「搶手」,因此中山校友會不願意與附中合辦 。
這樣子看來很容易讓人誤以為附中男生和女生之間有著很深的「階級仇恨」”事實上除了上述較不愉快的例子之外,大部份的時候,彼此還是相當有同學愛的。再怎麼說,附中人永遠是附中人。

女生的表現

至於附中女生們的表現如何呢?先以功課為例,雖然高中聯考的最低錄取標準來看,附中女生的錄取分數要略低於男生,但在功課上的表現並不比男生差,尤其在通常女生較擅長的文科方面,因此各個女生班(尤其是社會組)的平均成績高過男生。造成這種現象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女生通常比較「乖」些,因此班上的讀書風氣較盛。同時女生的成績對男生是一份激勵,終究沒有人願意在女生面前丟臉。而學生打架的事件也較少了。

而在社團方面,女生的表現也不下於男生。以她們所佔的人數比例來看,其實附中女生在社團活動方面的熱衷程度恐怕還要高過男生。可能是因為社會對男生的約束比較鬆,而男生也比較「皮」,有一些比較苦差事的工作,像班聯會的各組,女生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有些學生認為「通常學校對女生比較客氣」,所以社團在和學校打交道時都由女生出馬,據說「比較容易成功 」。

另一個指標在於以第一志願進入附中的比例:雖然女生人數比男生少得多,但第一志願進入附中的人數卻相差無幾。不可否認,近幾年來建中和成功已經在自由程度上和附中相差不多;但是幾所女校相對而言仍是相當保守、封閉的;因此有些女生乾脆放棄北一女,改以附中為第一志願,若非許多的家長和國中老師的反對,這個比例可能會更高。附中的自由風氣對女生的吸引力可能恐怕還要大過男生。而的確在很多方面,她們的表現比起很多被社會的大染缸搞得已經「不太附中」的男生還要「附中」得多。

特別照顧或是特別限制?

由於性別差異與「人口」稀少,一般附中女生還是在學校裡比較「得寵”」的。認為老師和教官們在處理升留級或犯規處分上對女生比較客氣的男生恐怕為數不少。而外校女生在飽嘗「髮長不得過肩,限黑色髮夾」「放假日需穿制服才得入校」……之餘,也難怪對附中女生大為羨慕。

不過附中女生也有話要說:比起附中男生而言,她們被管的程度還是高得很多。過去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這個狀況:曾有位高三男生突發奇想,決定對有一位頗有「校花」美譽的女同學惡作劇一番,於是大肆「揚言」在畢業舞會前一天要到人家班上去獻花相邀,結果到了當天,各班看熱鬧的同學把整個走廊擠得水洩不通。聞訊的教官趕來把「肇事者」帶回訓導處(據說還讓男生先把花獻給女生,附中的教官真是非常仁慈),但因校規上沒有「不準送花給女生」一條,所以也只能「警告」幾句而已;無辜的「女主角」卻也挨了一頓申誡,並被要求不要來參加舞會和留校晚自習……。許多女生對此頗為憤憤:「長得漂亮又不是她的錯!」。此外,在交異性朋友方面,學校對女生似乎也比較嚴,較緊張。

兩性之間

對十幾歲的男生和女生而言,彼此都是情竇初開,不可避免會產生感情方面的問題,附中自不例外。

如果發生了「班對」、「社對」或「校對」,一般而言,附中的老師們如果曉得,通常他焚還是會私底下和當事人溝通,希望他們要能兼顧功課,比此惕勵;不要過度沉溺,行為踰矩……。雖然許多老師們認為學校「過於放縱學生」,但對於學生的感情問題「趕盡殺絕」的究竟不多,老師們也是過來人。

至於學生方面,固然大多數的學生都還能規規矩矩;大部份有異性朋友的學生也都能發乎情止乎禮;能夠彼此勉勵,因而在升學考試中雙雙成績輝煌的也不乏其人;但是也有部笨學生因此荒廢了課業;甚或因”越軌”行為而離校的例子也發生過好幾次。

訊導處對這些行為當然感到遺憾,但並不任為說男女合校是罪魁禍首。的確如此,如果認為不讓男女生同處一校就能解決問題,那只是一種駝鳥式的想法。而比起一些男分校中的「特別」問題如男校中現一些特別「女性化」男生;女校中更常有校內知名度極高的學姐成為學妹暗戀的對象……,附中恐怕還是很健康的吧!
(摘錄自附友季刊第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