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被教官追著跑的地下刊物

  帝王週報無疑是附曆中最具爭議性的刊物。它被校方禁止,學生們也認定它是一本低級的黃色書刊,但它對那時期的附中產生極大漣漪卻不容置疑,且不管如何否定它的存在,附堡流沙歷史中,它確實占過一角落。
  帝王週報出現的背景,學校正值新舊校長接替之際。龍頭換人,緊接而來的便是制度革新,許多人在無法適應之下,加以無正常的管道溝道、交流,便產生了一些偏差抗議,而「帝王週報」便是其一。
  它的產生,本只是某一班級的班刊,在玩笑的心態下,以低俗、黃色的字、圖成立了創刊號。漸漸地,它開始外流,性質也由黃色書刊演變成對校方改革提出質疑的「校論」。它的出現令人省思,而非只是看它鄙俗的一面。如果學校與學生溝通管道運作正常,哪會出現「帝王週報」呢?當然,「帝王週報」某些內容是不值得鼓勵,但相信他的出發點無非是關心學校。
  每一位附子皆希望頂上的這片藍天好、更遼遠,「帝王週報」未嘗不如此。只是這手法過於激烈,反成反效果。尋求正常的管道,訴諸你的心願,是最方便、有利不過的好方法,但一當管道被切掉,同學的心聲何處發洩?
P.S.地下刊物是指在學校發行卻未登記有案的刊物,「帝王週報」屬之,但非地下刊物皆是此種類型。
( 資料來源:附中青年112期P.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