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被人遺忘的小孩

  每個人只有一段芳飛的高中生涯,你的哀、怨、嗔、笑、甘、甜、苦、辣,交織成一頁頁附堡的青春紀事,但你是否曾為你的回憶下一具體的證明?民國六十三年時,由三一五班葛大衛學長首開先例,附中誕生了另一片揮灑自我的空間-凌韻。
  有人說:「附中的人文精神沒落了。」如同凌韻,一本在十三~十五期興盛一時(七十二年-七十七年),卻於十九期便夭折的文組班刊。它給與的不僅是過程中的排版、拉廣告、編輯經驗,更是文組一薪火相承的傳統。字裡行間,深訴著同學們之間深厚的情感及對班上的認同,慘綠少年的寂寞韻事,更是一顆顆年輕熾熱的心融鑄而成的。凌韻的背後,不知隱藏了多少的血淚辛酸啊!
  「凌韻」不只是一本班刊,它是學長、姐們彌足珍貴的回憶,使我們這群後輩晚生也能掬取其中的點點滴滴,彷彿置身在那時空的附中,品嚐那一班級的風味。
  說到「凌韻」,就不能不提及其母親盧如雪老師。在附中任教二十五之久,現正值退休的盧老師,可說是每一個凌韻寶寶的接生醫生。她提供了附堡另一片文藝天空,把文學、藝術種子散播給每一位附子,使人文素養深植於我們之心。
  可惜的是,「凌韻」傳承呈斷層現象。它記錄著附曆歷史,如今,它是否也會消失在時光洪流中? 
( 資料來源:附中青年112期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