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當年,少年事

  欣聞「附友季刊」即將出版,本人以半個附友的身份(按未能取得附中畢業證書) 拉雜的寫了一些可能你不知道的趣事,以博君一笑。
刀槍彈藥
  今年立法院通過刀槍彈藥管理條例對於治安的確是一大重要法案。實際上母校原來到處都有日本留下來的武士刀、手槍、機關槍、炸彈、地雷。記憶中的母校體育館平台上堆放了許多頭盔、護身罩,有一次和幾位同學爬上平臺玩,發現許多武士刀及槍,於是每人拿一把來玩,疾果被訓導處叫去罵了一頓,刀槍都被沒收了。此外每當學校新的建築動工,在整地時, 常發現生銹的廢彈,甚至於有迫集砲。
八路車休矣!
  民國三十八年台北公車,路線有限,其中八路公車自衡楊路駛至三張犁,本校同學搭公車上學,大都搭承這一路車,當時自[新聲南路以東,全是一片空地,車量班次很少,每次在上學,放學時同學們排隊等車,相當辛苦,遇到下雨天更苦不堪言,因此候車時,遠遠看到公車來了, 大家都會不約而同地叫了起來,"八路來了!八路來了",由於八路是共匪在抗戰時宣言擁護政府抗日,政府將之編為第八路軍的簡稱,因此聽起來怪刺耳的,後來台北市將八路公車取消,改稱今日的"二十路公車"。
發財了!
  三十九年春天和幾位同學在總辦公室(現為美術館)空地玩彈珠,一不小心彈珠滾到辦公室底下,那時玻璃彈珠是挺寶貝的,於是在同學的慫恿下爬進了辦公室的下面,進去後一片漆黑,慢慢的摸索,突然的摸到一件東西,也不管彈珠在那裡,拖出包包往外爬,將包包打開,大家吃了一驚,原來裡面全是日本鈔票,銀元,也記不清有多少,可是這些在當時以不能用,於是同學誰喜歡就拿。現在想起來那些銀元可能目前祉能在中華路的古董店才買的到。
磷火和鬼
  住在學校,到了夜晚靠近南樓又側偶爾能看見磷火飄浮,有同學說,以前學校死了很多人,月黑風高的深夜南樓樓上會聽到鬼哭聲,所以晚上起來上"一號",心中老是怕怕的。記得有一次同學打賭,顧同學說他敢一人從南樓這一端走到那一端,賭一晚牛肉面,結果顧君走到用木板鋪的教堂,就嚇的往後跑,臉白,眼直,事後據他說,看見一個穿白衣的長髮的坐在走廊上。此後更不敢有人晚上上南樓了。目前南樓拆建成雄偉的五層大樓,相信不在會有不乾淨的事發生。(按母校在第二次大戰末期,曾是日本的野戰醫院,據說盟軍轟炸,南樓右冊側曾中彈崩塌,死了不少傷兵,故曾在南樓上過課的同學一定記得,南樓有一半是木板走廊)
拔蘿蔔烤紅薯
  北樓(三十九年完工)北側原全為農田,菜圃,北樓興建後,教室離農田很近,下課後常有同學到菜圃去拔蘿蔔生吃,中午也常有三兩同學到地瓜田偷挖紅薯,然後掘一個坑,燒一些樹枝, 待坑內泥土燙了將紅薯丟進坑內,在將坑填平,俟到放學後把紅薯取出,味到相當香甜,可是訓導處經常接到附近老百姓的控告。
種豬與生理衛生課
  初二有一門生理衛生課第八章,一般老師都跳過去,要我們自己看。記得我們班上上到"第八章"。老師也要我們自己看,我忍不住問老師,說:"看不懂",旁邊一位高同學說:"下課我帶你去看,你就瞭解了",到了下課他他就拉著我到學校附近的蓄產試驗所去看豬公配種,後來同學們的第八章都是在蓄產試驗所所得到的知識。
嵧公圳戲水
  現在由於經濟發展,物質生活充裕,到處都有游泳池,可供游泳的場所太少,碧潭,水源地雖好,但太遠了,因此學校附近的水溝,嵧公圳,常是我們戲水的好去所,不必擔心有傷風化的事發生。
魚,蝦,鱔,鰍
  學校周圍,溝渠縱橫,魚,蝦,泥鰍黃鱔到處都有。於是課餘後,許多同學提著罐子撩起褲子, 忙著抓魚,尤其遇到下大雨,學校前後操場前積滿水,不知何處漂來的魚蝦,同學們紛紛冒著雨在操場上捉魚釣鱔,上課鐘響了,瓶瓶罐罐全搬進教室,把室內弄的濕漉漉的,放學後提著收獲品,到廚房請大師傅煮,煎著吃,這種愜意的生活,確實令人回味。

[作者:南燕/選自附友季刊第一期]